不安分的张泽:做了半辈子酒店为啥现在一头扎进杂货铺行业

谢金萍 在☞ 有言Utalk 2016-12-19
图片
图片

作者 | 谢金萍

编辑 | 伊西科


你是谁?你从哪里来?你要到哪里去?年过不惑的张泽,自认为在酒店旅游行业打拼多年,在业界也算小有名气,不成想如今却被这三个人生终极问题给难倒了。


如家快捷酒店黄色的VI最早是张泽定下来的,锦江之星被业内公认最完善的市场营销体系是张泽领导建立的,去哪儿的酒店业务是张泽从无到有一手做起来的……虽不如梁建章、季琦、庄辰超等人的名字如雷贯耳,张泽的大名在酒店旅游业也算是响当当。


“跟别人说携程、去哪儿,好多人说知道,但眼神都透露出以为我走错会场了呢。”张泽略显无奈地说道。


这也难怪。去年底从去哪儿旗下非标住宿品牌去呼呼创始人的位子上离开后,张泽和一个零售界的好友一起,创立了一家叫做“货圈全”的杂货铺进货比价平台,口号是“进货就赚钱”——杂货铺可谓是当下中国最传统的一个行业了吧。


图片

货圈全创始人兼CEO 张泽


从酒店到杂货铺,跨度不可谓不大。但张泽却向有言(ID:youyan-utalk)一再强调,其实他这些年做的事的核心逻辑是一脉相承的:


早年间做酒店,是把中小、零散的酒店的信息集中起来标准化数据化;


做去哪儿,把中国的30万家酒店的信息集成数据化;


做去呼呼,把中国的零散住宿设施(非标住宿单元)的信息集成数据化;


如今想要涉足杂货铺,也是想把中国几百万个零散的、非数据化的终端零售店集中起来,做到信息透明化、数据化,提升效率。


如同去哪儿一样,他强调货圈全想做的是平台而非涉足交易本身。而且也并非想自己去做一个711一样的杂货铺品牌连锁,而是希望把全中国的杂货铺,这种最非标的产品如何做到标准化。


人到中年,财务自由,再出来苦哈哈创业,不缺钱,也不是为了挣多大的钱,张泽这个零售行业的“门外汉”,为何选择扎进杂货铺行业创业?


图片

不安分的人



如家创始人季琦曾评价张泽是个怪胎,指的是张泽放着好好的医科专业不做,非得扎进苦脏累的酒店业;张泽则形容自己是个“不安分的人”,一直在挑战未知领域。


成长于辽宁大连的一个医学世家,张泽1995年如家人所愿考上了上海医科大学。但他坦承自身对医学其实兴趣并不大,学医更多是满足家人的期许。


“我并不缺零花钱,纯粹觉得就是好玩”,大学期间,张泽便没闲着,卖电话卡、报纸、洁厕灵、会员卡、运动鞋……,帮别人拉广告等等,就这样杂七杂八地折腾,张泽竟然就赚到了十多万块钱。这在当时可并不是个小数目,甚至让他当时就在上海买了套房子。


临近大学毕业,家里人希望他回到老家工作,但张泽跟妈妈讲:“学医是为了你们,但接下来我要做什么,你们可管不到了。”


他有自己的一个小算盘,因为数学成绩好,他听闻了精算师这样一个职业,所以就笃定信心一定要考取北美精算师。当时全球通过该项考试的只有3000余人,而国内就只有一个人通过了该项考试(薄卫民,张泽后期还与此人成为了好朋友)。要知道,在美国通过此项考试平均需要5到7年。靠着大学期间兼职所存的款,张泽在毕业后的两年也没有工作,不慌不忙选择备考。


在通过了基础的三门考试后,张泽卡在了“建模”这门考试上,因为建模单靠看书是看不出来的,必须得有模块化的概念。


图片

 

一次偶然的机会,经朋友介绍,张泽认识了携程的创始人梁建章,帮携程做了一份女性旅游市场的报告。“当时自己真是不知天高地厚,完全不靠谱。”张泽回忆说梁建章看了他这份洋洋洒洒的报告,就笑了,但觉得这孩子很聪明,便把张泽介绍给了季琦。那时,季琦刚从携程出来创办如家。


两人长谈了一次,当时季琦跟他分析,2000年前后,国内有很多二、三星的小酒店,都没有品牌,缺乏标准化,而每个人都想找一个标准的地方住。张泽听着挺有道理的,便决定暂缓精算师的考试,跟着季琦一起干,加入如家负责市场相关工作。


张泽将那段时间总结为,无知者无畏,有志不在年龄,“如家最早十来个人,没有一个人是做酒店出身的,完全就是一堆奇葩在一起做了。在我的人生轨迹里,做如家就是把中国的零散酒店组合起来,形成一个品牌。因为当时没有品牌,才有如家。如果到处都是品牌,那么如家就起不来了,所以,经济利益和所得利益做了品牌化、连锁化,中国酒店才有发展变化。


当时,张泽负责如家的市场工作,一个人要管品牌、视觉设计、PR、GR(政府关系),管常旅客计划,做内部特刊,“要管很多东西,所有事情我都可以一个人来做”。他清楚地记得如家的第一家店是上海的世纪公园店,2002年12月开的,如家延续至今的Logo、VI体系都是张泽定的。


图片

 

那段时间,张泽积累了大量酒店行业的经验管理。只是,年轻往往意味着冲动。


如家刚起步,工作压力大。张泽年轻气盛,不懂退让,在一次会议上,因对一件事情的处理方式存在争议,与60后的季琦争吵后,张泽负气,当天就拍桌子走人了。事后季琦还说要把他调去另一个部门,但张泽个性倔,宁愿歇着,也不回去上班。张泽如今坦承,当时的确是“蛮冲动的”。不过,这并没有影响两人的交情,张泽说“老季对我还蛮够意思的”。


从如家辞职的消息传出,不到一星期,锦江之星和莫泰的相关人士就都找到了张泽,希望他加入。权衡之后,张泽选择了加入了锦江之星。锦江之星1997年成立,但作为国企,以业务为主导,对市场和品牌不太关注,张泽加入后,开始建立锦江之星的市场营销体系。


“国企领导更关注培养接班人,我进锦江时是整个公司年级最轻的总监,才20来岁,同级都是40岁上下的人。”张泽回忆说,锦江之星作为国企并不僵化,但因为机制问题很多决策很慢,“没有饥饿感”。


在一次行业会议上,张泽认识了去哪儿网的创始人庄辰超。“聪明人跟聪明人是互相吸引的”,在2008年上半年加入去哪儿前,张泽权衡了半年。2007年11月,去哪儿完成B轮千万美元融资,资金进来了,业务便想从机票拓展到酒店。张泽加入后,负责去哪儿的酒店业务。


图片

那时候的张泽,头发还很多


“去哪儿的酒店业务,是我从无到有做起来的,这段经历还是比较辛苦的。”2013年11月,去哪儿在纳斯达克上市之后,对内部组织架构进行了调整,对各项业务都有明确业绩指标。如果要继续负责酒店业务,就需要张泽继续在北京呆上四五年,这对家在上海的他来说进退两难。最终,他选择回上海,在内部创业——做一个对标Airbnb的品牌去呼呼。


“住宿行业,到底要去哪儿”,在2015年4月的一次行业论坛上,张泽对住宿市场做了一次深入分析,在他看来,住宿的个性化、非标准化愈发成为趋势。去呼呼主打短租领域,以智能门锁切入,做的是非标准住宿,很快就进入全国60多个城市。据了解,去呼呼的估值去年已到达了8亿美元。


在酒店行业摸爬滚打十几年,外界大部分人津津乐道张泽对如家、锦江之星、去哪儿、去呼呼的酒店住宿市场化管理,但张泽认为,他所做的本质上都是将零散的、非标准化的信息,进行数据化、透明化、标准化,把一个品牌做起来。


因为这些年的经验,张泽意识到,瞄准了一个方向,无论在哪个行业,只要它有足够高的天花板就能会有新的变化。“我最关心一个事情的核心,是说这个东西怎么能从零散的、非数据化的,把它集中到一起来,通过数据化让它形成一个可集中的、大家可读的东西。”张泽说。



图片

将杂货铺标准化


离开去哪儿、去呼呼后,业内很多人猜测,张泽会去哪儿?加入其他旅游或者酒店企业,还是自己创立一个酒店品牌?不过,他没按大家所想象的故事脚本演进,而是带着杂货铺进货比价平台货圈全杀入了线下实体经济的蓝海。


货圈全,按照张泽的介绍,是通过整合线下的零售批发商综合信息,整理价格,为杂货铺提供更便捷获取产品价格讯息和进货渠道的平台。货圈全不涉及物流和交易,而是打破零售行业进货价格信息不透明的状态,以互联网技术切入传统市场,做标准化信息服务。“传统的杂货铺行业,没有标准化也没有品牌,但它们需要信息透明化和标准化,”张泽说。


根据不完全统计数据显示,当前国内至少有560万家杂货铺,一年的销售额差不多是10万个亿,其中有3万亿是烟草销售,还有7万个亿是非烟销售。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。国内杂货铺非常多,但南北差异巨大,甚至没有统一称呼,而杂货铺在广东一带被称为士多店、福建一带叫甘仔店、上海叫烟纸店、,在北方,杂货铺就叫小卖部。而在一二线城市大家熟识的便利店品牌,实际都有区域性限制,与全国覆盖强大的杂货铺相比,其实数量就少了很多。总的来说,国内杂货铺和零售店仍处于零散和杂乱的状态。


图片

中国典型的杂货铺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
“中国地大物博,最大的商机在于把最零散的东西集中起来,”张泽知道,如果贸然改变一个传统的模式,从A到B是行不通的,但如果把原来的A模式,变成一个A+模式,意义完全不同。“货圈全是做撮合的生意,希望所有杂货铺,通过这个平台可以获取进货渠道的信息。”张泽告诉有言。


“其实是在里面做一个微创,我们不是把别人的奶酪抢过来,而是在这个原有的基础上,把这个效率提升,做到更高的效益。”张泽希望货圈全可以解决杂货铺的能效问题,节省进货渠道的成本问题,让杂货铺老板们把时间花在服务到店客人身上,比如杂货铺内设计、货物摆放等服务体验。


具体来说,现在入驻货圈全平台的批发商,只要上传营业执照等,通过平台审批后,就可以录入商品信息,让价格被更多杂货铺看到,每一个批发部都是一个小电商,而杂货铺注册完成后,则可以看到同一件商品不同渠道的报价,在上面选择价格最优的进货,物流由双方协定,平台不参与。当前,货圈全以深圳为切入城市——据不完全统计,深圳的市场体量大约是4万多家杂货铺和3000多家批发商,会逐步拓展到北京、上海等城市。上线不到一年,现在货圈全平台上入驻了1万多家杂货铺和500多家批发商。


图片

 货圈全平台截图


张泽坦承,在实体经济领域创业,目前走得比较慢,也因为比较难突破,这个行业太传统了。他告诉有言,三年内不考虑盈利的事情,入驻平台的批发商和杂货铺均为免费,不靠平台赚钱。只要流量做起来,不排除衍生其他品牌的流入,利润是可以产生的。


但对未来,他对货圈全还有很多设想。张泽向记者举例,平台所沉淀的大数据,将成为货圈全为用户服务的增值。他希望拥有大数据的货圈全像一个杂货铺的总部大脑一样,为每一个单店做进出货数量定制,根据社区特色设计空间服务等,“总的来说,如何让杂货铺赚更多的钱。”目前他的阶段性目标是,未来一年在深圳和北京,两个城市的入户杂货铺用户达到10万以上,批发商1万左右。


因为过去在酒店、住宿行业,很多人认识张泽,甚至崇拜他,过去他不爱接受媒体采访,但现在他出来创办了货圈全,不得不接受采访。但其实私下里,张泽喜欢摄影,喜欢阅读,自由又自在,更多的也像一个大家长,下属评价他:聪明、有威信、有魄力。


货圈全的一名员工告诉记者,她跟着张泽从去呼呼到了现在的新公司,她所了解的张泽,对员工有很大的信任度,愿意放手让他们自己去做,“而且他绝对对事不对人,对员工的福利待遇也很慷慨。”现在新团队中,有四五人是一路跟着张泽到了货圈全,甚至有是他在锦江之星时工作的伙伴。


“虽然企业家创始人对企业的成功有很大的推动作用,但我从不认为任何公司的成功是个人的成功。”换一种人生做货圈全的张泽,现在偶尔也会着急,不过并不是恐惧和焦虑,出来创业后,他要靠自己的力量,在最传统的杂货铺行业中打天下。他告诉记者,现在最希望的就是找到更好的人加入货圈全,“怎么找到一个对行业有足够的了解,同时对创业又有足够欲望激情的人,是很难的。”


真正的行业创新肯定是外来者带来的。”张泽认为,电商有电商的优势,终端有终端的优势,但电商永远取代不了终端,包括马云现在都在想重新控制终端,因为现在大家都在思索真正最有价值的终端到底在哪里,“可能我们会走弯路,也有失败的可能性,但是如果这个行业有机会成功,一定是我们。”



THE END.

图片




    首页 关于我们 旗下产品 深度合作 联系我们
    发展历程 使命愿景 货比三价 数据开放 地址:北京 · 天津 · 上海 · 深圳
    社会责任 团队 神批 联系我们 电话: 400-014-7796
    微数实验室 加入我们 答案-快消智库
    媒体报道
    hqq.vip 2016-2021 © All Rights Reserves 京ICP备17064660号